首页 > 招聘信息 > 田子坊会消失吗?

田子坊会消失吗?

作者:必发88游戏登录 来源:必发88官网游戏 日期: 2022-04-26 13:01:56 人气: - 评论: 1

  上海人站在襄阳南路服饰市场,那个临时搭建的市场如一个临时搭建的岁月。今天站在襄阳南路服饰市场,看见iapm才发觉,有一种岁月可传说不可磨灭。

  上海人站在田子坊,像站在刚刚开埠的码头。那个20年前就叫田子坊的地方今天仍叫田子坊,地上一抹一抹的夕阳。

  近期坊间传闻,田子坊有149家店关闭,几乎占一半店铺。我请教田子坊商会会长吴梅森。吴答不是,是88家。这是一家家打码统计出的数字。88家占田子坊小店的1/4。

  田子坊也是一步步进化来的。面对今日的困惑,田子坊面对了一个《罗拉快跑》式的电影错乱。田子坊的哪一步,跑出来今天的每一步?

  电影导演可以假设,可以修辞,可以反复推翻。在历史关键性几步,如果是田子坊,你是否会假设,修辞,推翻重来?

  上海,从来就不是囿于一两个概念所限的格局。自1843年开埠,上海开创性,兼容并蓄,自我否定,勤勉学习,才给全世界留下一个煌煌的百年上海,相信田子坊也必如此!

  今年上海人进出门诸多不便,社区原本堆笑的保安一夜变脸。脸色是持重的、垂直感的、黑黝黝的。

  5月25日。田子坊3号门只出不进。2号门,深绿保安一声不吭指指测体温位置,淡绿喝一字“走”,放我进了田子坊。

  1号门,有些时段,游客进出,保安跟游客互不搭理,大部分时段是要查美团APP的。

  旁门200弄,保安藏在弄堂深处,是一二个精神饱满随时发起冲锋的蓝色或黑色,指着美团巨大的二维码:扫码!

  引起焦虑的不是因为测量体温。经此一疫,我们对电脑画像式或枪毙式测体温,慌慌地翻手机绿码,都能顺然接受。

  让很多人准备不足的,让我啼笑皆非,是要求扫美团二维码,买一张看不见的免费门票。田子坊几个门总有一些游客窘窘地现场下载美团APP。我赞美,这是美团自组团以来,最成功的一次摊派,在疫情之下,——除了掉头就走反抗的那些人。

  我几次进出不方便,慢慢才看明白,——原来田子坊是一个3A景区。对于田子坊这个景区,卖门票,查验门票,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,除了美团APP。

  到田子坊看房子,不如看武康大楼、原英国领事馆有海派气质。到田子坊看石库门风貌,不如到威海路看静安别墅风貌,不如到陕西南路看步高里风貌。去年旺季田子坊人看人,倒是十足的景区特征。

  如果5A是一流,4A是二流,3A赶上一个三流。中国乃至全球赫赫扬名的上海田子坊跻身三流,却是所有3A景区之大幸,——景区A3含金量大大含金。

  因为是景区,小姑娘买买雪花膏,大妈买买丝巾,保安态度差点,那都是景区正常的品质与服务,一般人就忍了。如果是市场,或商场,就请谦卑服务,请保安提供高素质的上海服务。

  这么多年进出田子坊,已经免扫很多二维码,免这么久的门票了,又不禁庆幸又惭愧起来,像欠了美团APP好厚一笔人情。握着手机,像握着一叠美团门票,虽然门票是免费的。我怎么就莫名欠了你美团APP的呢?

  游客,熙熙而来,攘攘而去,都是我单纯的想象。其实没有那么多人流。5月29日下午田子坊2号门电子显示屏,流量区区798多。

  2020年春夏之际,田子坊里(300家-88家=212家)小店极度饥渴流量的生死时刻,美团APP拦在大门口弄出个大江截流。

  沧海横流,方露英雄本色!王兴其名,当是兴也勃勃的意思,不是衰也忽忽的忽悠。

  图说1:田子坊的一个转角,让心灵安静下来的地方,来杯拉萨甜茶配上手抓牦牛肉。开了5年的小店,但愿下次再来,他还在原来的地方。(多杰拉姆藏吧,泰康路248弄30号后门)

  图说2:“我保证你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菜饭。”亲自下厨的上海阿叔说,菜饭的手艺是母亲传下来的,部分软蒸部分硬新米,再用牛油炒出来。上海很多老味道,都藏在弄堂里。时至今日,门庭冷落鞍马稀。(老味道,建国中路155弄20号)

  我听了很多田子坊小店店主故事,她们大部分是女性,她们奔向田子坊就像奔向被祝福的婚姻,原因是什么?

  有的关掉5A级景区豫园店,有的关掉5A级景区西塘的店,却奔向3A级景区。

  我站在盈稼坊小店,不是站在贵州,是站在田园的中国。后来,我在世界的市集上说:

  “一个小姑娘店主,当我提出邀请她们家参加世界的市集,她眼睛就像春天的小溪,泪水一下子看着就满上来,溢出,声音哽咽,我不忍看着,只能低头宽慰,没事的,没事的……她的名字叫盈稼坊。大家记好了。”

  另一个女子也在哽咽,她说想撑。她开了一家口红学院,2年时间,将一家店从田子坊拓展到国内外80多家门店,堪称小店界传奇。在田子坊248弄18号后门,楼上楼下的门面,今年1月才装修完毕,房租免一个月,其他带免字的是免谈。

  她是北京2016年整治后,关掉南锣鼓巷小店,奔田子坊的。她带我参观二楼因空荡荡显得空荡荡的办公位,30多名员工,现在只剩下2人。

  看着有点不忍。新装修的房间,很快就要搬出去了,其实装修之后,还没有正式启用。5个月前,谁想到田子坊会被倒过来写呢!

  我曾问一个来自5A级景区西塘的店主,为何选择田子坊。她回答——大上海啊!田子坊是她们的大上海,现在,田子坊成为她们在大上海最后的山岗。

  图说3:这家苗族手工店开在田子坊里快20年了,每件产品都能感受到手工的温度。一枚书签、一只小包、一件T恤…将传统工艺融入现代设计中,亲手制作的小物很可爱的。(盈稼坊,泰康路210弄3号118室)

  图说4:对于口红学院来说,这一年简直上天入地。疫情前,自己手工做口红这个概念,不仅吸引了本地人,更有日韩客人预约定制。主打绿色健康可以吃的口红,几百个颜色随你调制。但疫情后,人人戴口罩,每天只能售掉几支口红。(口红学院,泰康路248弄19号后门)

  我发现,关掉5A景区西塘的小店到田子坊开店的不算狠。关掉东京回到上海安居田子坊,13年时光,跟博士夫婿只卖咖啡才是狠角色。

  她叫丹。这是一家咖啡馆的名字。这个名字有13岁。13岁,是一个美少年啊!苏东坡聊发少年狂的那个苏轼。

  丹这个少年,关了门在田子坊为老客户一场场传授烧咖啡技术,像是13岁少年能想出来的一场慎重其事的告别。

  我不能简单的将丹的关店分出成败,虽然这令人沮丧。疫情之下,我也可以称为战略转移。来日方长,后会有期。届时——丹咖啡若再开启,我愿意背书,你们打磨了13年的少年苏东坡。

  在卓玛拍完照片第三天,卓玛就搬空了开了18年的小店。上海开藏区风格的小店不少,开这么多年的不多。很多人印象深刻的大概要算复兴西路上的天籁。复兴西路天籁店主去大理而关店已经有10年了,田子坊卓玛在2020年5月关了18年的店。

  听听一曲《卓玛》吧!想想草原的风,草原的雨,草原的羊群,草原的花,草原的水,还有草原上的姑娘卓玛。

  而王子殿下卷耳猫咖啡店,2月中旬参加完我们的市场调研,就真的关店了。直到我呆呆地站在无声无息的小店门前,我才承认这件事。她离开了,其实已经在文章里早就离开:

  “我们是田子坊里面的王子殿下卷耳猫咖啡店。开店到今年过年正好十一年了。房东不肯让价。我们店铺房租加宿舍房租一共七万。占了固定成本的百分之七十。现在整个田子坊还是封闭的。游客复苏旅游景点恢复原状最好的估计也要下半年了。差的估计起码得一年时间才能恢复如常。也没有啥指望再营业了,估计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倒闭了。”

  写本文的时候,跟店主联系上。她说,从1月25号田子坊封门,就不能营业啦。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营业过,就算这样结束了。房租还一分钱都没退过,供货商的钱还等着付。咨询律师,需要司法途径解决。

  当年,你们都是挺着腰板走进田子坊的,今天你们当然必须挺着腰板走出田子坊。今日田子坊,有你们每一家小店的贡献和沮丧!

  图说5:丹咖啡,在田子坊13年,现在已经关着门。店主是上海小姑娘,2007年,受到田子坊大师时代的感染,与日本夫婿回到家乡,在田子坊创办了丹咖啡。夫婿也非普通人,物理学博士,丹博士的导师是诺贝尔奖获得者。就这样,在上海这个小弄堂里,卖了13年咖啡。今年,可能已经撑不下去了……(丹咖啡,泰康路248弄41号后门,已关闭)

  图说6:这家藏族饰品店也是最早一批入田子坊的店铺,18年的老店,我最后一次逛进去,很快店铺就搬空了。(卓玛,泰康路210弄7号,已关闭)

  图说7:卷耳猫咖啡馆——眼面前还是那只穿“佛系猛兽”外衣的猫咪,在老房子里晃荡,开了十年的王子殿下卷耳猫咖啡馆,也因为房租问题,年后就撤离了田子坊。(王子殿下卷耳猫咖啡店,泰康路248弄田子坊10号前门,已关闭)

  图说8:这里是田子坊海派文化的起点,陈逸飞先生工作室旧址。1998年前后,陈逸飞、尔冬强、吉承等等艺术家、设计师来这里开工作室,开实体店铺。20年后,只有这里还能看到稍许当初的痕迹。(陈逸飞工作室旧址,泰康路210弄田子坊2号)

  这里有1万房租小店。有2万房租小店。有3万房租小店。有7.5万房租小店。有12万房租小店。

  每天承受1000元房租南海珍珠坊,店主通过两部手机运作1万名粉丝,分担了一半营业额。

  每天承受2500元房租的口红学院,即将逃离刚刚装修好的泰康路240弄小店。

  而在此15年的空红羅,每天面对8个房东,要付12个人的钱,一天承受4000元房租成本。如他说的,要命。3月20日恢复营业,最少一天做了20元。5月1日假日5天时间,仅做了7000元生意。还不允许烧菜,基本上店主就是仅有的员工。面对这么多房东就可能面对这么多违约官司,空红羅不敢跑,只能撑。

  我见过黄河断流的,也见过黄河的渡过,见过雨季虎跳峡金沙江的咆哮,我却没见过田子坊有这一天。

  每年1450万流量的田子坊是汹涌澎湃的。平均每天流量达到4万,白天平均每小时3000~4000人!

  目前每天瞬时限流2500人,我看到屏幕是798人左右。所以,吴梅森说,这还限什么流!

  文化创意产业园田子坊+3A景区田子坊,想象中是两个优势合并同类项,却不想是互相抵消,是3A景区-文化创意产业园=田子坊。

  景区吸引到此一游的游客,与文化创意产业园吸引的客流,他们之间有铺天盖地的排他性。

  2007年,冲着文化创意产业园进驻田子坊的丹咖啡,从景区田子坊撤出时已经找不到田子坊的文化创意在哪。

  2005年冲着田子坊的文化创意气质进驻泰康路17号的CASA PAGODA,历时15年。去年我写《逃离上海泰康路》,到今天,我已经不知道荷兰青年菲利普还能够撑多久。

  我曾问菲利普,如若15年后再回到CASA PAGODA创始地,你会说点什么?菲利普说,他也好奇,15年后,泰康路变成什么样子。可能布满惊艳的精品店,希望像以前一样,创意店,画廊林立,艺术家在附近工作,他喜欢那个年代,他希望回到那个年代,因为那是最好的年代!

  如果你满大街见到雪花膏、大白兔、五香豆、梨膏糖、丝巾、小笼包,不要担心,恭喜你已经到了上海景区!

  雪花膏,对田子坊是划时代意义的产品。这种产品,几乎形成田子坊的一个新时代——与田子坊大师时代对应的田子坊雪花膏时代。

  我曾经在2019年3月,做过一次调研统计,田子坊流量最大的商品是雪花膏,田子坊贩卖雪花膏摊位有19个之多。

  有50元一盒(三盒装),30元一盒,15元二盒,10元一盒(买5送2,或买5送1),8元一盒,最低6元一个。

  图说9:店主邱宝成先生是中国第一位在日本取得“赞岐制面资格证书”的人。15年前,从日本回来就在田子坊开了这家店,期间也扩张了分店,因为疫情影响都关闭了,只留下这家初创店。8个房东,1个月租金12万,整栋楼就剩下他一个人在厨房烧菜了,我也不知道他还能撑多久。(空红羅,泰康路248弄47号)

  图说10:田子坊里有品质的手工定制店,大多集中在210弄里。旗袍、礼服、配饰…看见整面牡丹花手绘墙,就找到了这家店。(盛唐牡丹,泰康路210弄1号)

  图说11:在田子坊开了14年的餐馆,曾经穿过这条弄堂都会来喝一杯。十多年都撑下来了,疫情发生,免租一分不免,要么关,要么付钱,只能忍痛关。(Alley Restaurant&Coffee,泰康路248弄33号,已关闭)

  锦市场从400年前开始,到我的舌尖终止。400年来,锦市场的定位以名字被人们反复肯定,它的定位就是——锦市场!

  因为某天我太早逛锦市场,伊藤若冲还没有来得及卷到卷帘门里面。几乎家家户户卷帘门上,像供财神爷一样供着伊藤若冲。

  陈逸飞,塌陷到一个拼凑的组合里。尔冬强,一点痕迹都不肯留下,只留下江湖传说。

  酱菜也是,不是精致的瓶装,是袒露的,袒露了400年,离家必定不远!就像是京都人的酱缸文化。这是舌尖的底色,烟火气底层的味觉,京都之盐。

  可能就此一家,别无分店。安安心心在此停留,停留在祖先的老屋里和荣耀里。这是锦市场诸多小店生态。

  锦市场里有家声名远播的百年老铺叫“有次”,据说销售世间最精美的刀具。选中后看工匠小心翼翼地开口,印刻上你的名字,可以陪伴你的厨艺一辈子。

  店名不肯变,地方不可变,甚至店的门面百年来都没有变,先人回家的路在,对匠心的敬畏就在。

  田子坊所有10年+小店加在一起,可能还抵不上京都锦市场一家百年老店的长度。就这样,田子坊10年+小店还在消失。

  在锦市场,我谨守规矩,只站着吃,吃完丢掉包装。日本有这个规定吗,不作兴边走边吃。仿佛瞬息之间,我就听见了文明的脚步,很轻,很轻。不要成立文明办。

  一群少女花团一般锦簇着过来,有几个穿着和服。这也是世间的文明,记着遥远的美好。

  有庙在,市场就是介于神明与现世之间的烟火,就是香火与烟火之间的人间。有庙在,市场就近于庙会。

  锦市场,是市场应该有的模样,不逾矩,不超过庙的高度,不为景点,不评A级。就匍匐在庙的脚下,安心做一个磕头的信徒。究其原因,不过是名字叫得好——我是锦市场,我不是锦景区。

  京都的朋友会推荐我逛400年的锦市场。京都的要是来上海,我推荐他们逛哪里?20年的田子坊。

  图说12:“换一个思路吧,就好好做一家店。”看见城市山民已撤空我是吃惊的,赶紧发微信问店主,她说疫情前后确实差很多,缩小点。十二年的店铺,来不及心痛。(城市山民,泰康路248弄14号前门,已关闭)

  图说13:十年前就在书里写过青兰工舍,那些瓷板画都是手工制作,在空白瓷板上画师一笔笔绘制,然后放入1千多度窑炉中烧制,所以每一块都不一样。原先在田子坊有3家店的青兰工舍,已紧缩成2家。(青兰工舍,泰康路248弄8号)

  那是黄金岁月的田子坊,玉堂春暖的田子坊,春风沉醉的田子坊,——这些都是旧上海的田子坊。儒雅的大师,微微一笑,走出田子坊,再没有回来。

  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,我甚至对此影响不深。好在我知道绍兴路汉源书店的咖啡味道,看见过陕西南路汉源汇的格局,所以也能想象出一点尔冬强田子坊的样子。汉源书店消失了,汉源汇消失了,尔冬强的田子坊也隐退到岁月淡漠的背影色里头。

  10多年前,吉承的店就开在田子坊。刚刚出道的女装独立设计师吉承如刚刚出道的田子坊,地上一抹一抹的朝阳。吉承长上翅膀,那是后来的故事。

  女装独立设计师李鸿雁田子坊店,也差不多是吉承在田子坊开店辰光。李鸿雁工作室现在落脚苏州河左岸。

  李嘉陵在田子坊卖最贵的商品——旗袍。曾经宏图大志的海派服饰博物馆,被收纳进樟木箱子里,那个有海派服饰博物馆气质理想的田子坊,不见了。

  2005年,菲利普还是一名大学在读学生。陈逸飞,画家,田子坊老厂房,隔壁金马影后杨惠姗,那个时代的泰康路,成群的艺术系大学生,满满的田子坊味道。2019年3月,CASA在遭遇涨租清仓危机,菲利普一定怀念过2005年让他心动不已的田子坊。

  图说14:店主李嘉陵说,老克勒这三个字,不是谁拿来用都可以的。拿来了,就成了一辈子的承诺。这家店只为精致男人服务,一家海派男人定制的店铺,就像自己人生的定制。(老克勒,泰康路210弄3号110室)

  图说15:开在陈逸飞先生工作室旧址对面的金粉世家,上千件的海派,就收纳在樟木箱子里。当初选择在田子坊开店,著名邻居还有陈逸飞。可以想见,邻居们早不见晚上见,彼此串门喝茶随手涂几笔的传奇故事。(金粉世家,店址:泰康路200弄114室)

  图说16:说这里是“巾城”,毫不夸张,店铺里拥有近千种不同款式的围巾。店主,曾做过4年专业模特,身材修长的她就是店铺的活招牌。一些围巾由她设计,也有根据古典名著、名画印染,充满海派元素。(巾城,泰康路210弄3号102室)

  重启田子坊,是一个假设。如何重启,谁来重启,重启怎样的田子坊,怎样的启动叫重启,都是难题。

  请比较400年的锦市场,你再看中国有多少“田子坊”,上海需要一个怎样的田子坊,展现给世界,传承给未来。

地址:必发88官方网站游戏-必发88游戏登录
邮编:430074 - 电话:027-876188 - 手机:1816260203307122568

必发88官方网站 ICP备案号 苏ICP备68489541号-16 XML地图